終於可以罵髒話了,幹,而且還不會被罰10塊!!爽!!
內褲被看到還會被罵,囧,的確小朋友不小心看到我的內褲真的會興奮耶,我都掰說那是內衣。



阿~返服終於走完了阿。
四天的時間用了將近四個月的時間,從在淡水每天晚上的司令台,然後到台南的成大(幹,早上還冷到靠腰),然後駐站,出隊。

這將近四個月的時間,說真的蠻充實的。

在淡水的時候,每天7點就到司令台報到,練到11點再回宿舍。
幹,其實每天碼都在想早操而已,我真的不懂想那個不帥又畸形的姿勢要幹麻
每次上課我也都沒再去,因為要練球......
然後第一次去上是信堯交的企劃書寫作,上的我快要睡著了,也不知道學了什麼,只知道悶的要命。

之後還有什麼模訓阿~什麼的,說真的啦(幹,出隊完現在來爆)模訓我藉口說要練球,幹,你是覺得那種冷的要命的天氣,
以我的個性,我哪有可能會去練球阿~
我都在宿舍睡到等均志打來,然後假裝急急忙忙的說"我剛到宿舍~現在要出去了。"

好啦,其實幹訓第一天我也是....唔.....

尤其是下雨的日子裏面,媽的,晚上不能在宿舍宅,還要跑去司令台練什麼鬼早操。
然後活動組員一個一個退掉了,鄭錨...小胖...還有跑去進修組的阿彭,然後還有進來不知道幹麻的阿文
有股蛋蛋的哀傷....

然後經過了模訓一,再來就是幹訓。
幹,幹訓不知道在幹麻的,吹了整晚的寒流冷風,然後在跳什麼第一首早操!!
更幹的是我後來還是第一首的主代。
現在聽到woosa woosa都想吐了。
最後天堂路也不知道在沙小,值星官那關我真的聽成我有雞雞走完返服....
但是拿到證明真的有爽到,哈。

結果結束後,在漁人碼頭的另一端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....兩個男人之間的約定......



然後一直到了不知道什麼訓,幹,全體活動組不知道在熱血沙小,想討論活動跑去漁人碼頭然後跑去全家前面的桌子,討論到起瘋。
幹,睡那兩小時最好是我有睡到啦,喝了一罐蠻牛就衝第二天。
幹,結果還統統卡光光,在司令台重驗香舞時我跟阿文整個就已經往生了。
原來極限可以到這樣阿~

接著期末考完的模二,幹,看著冷清的校園,然後看看我們,老實講,那時候真的覺得自己是瘋子。
好像從幹訓那時候開始,我跟阿文都會彼此問說"我們在幹麻?" 尤其是跳早操時後面站著四個不知道是鬼是人,只知道會卡你的外星人

早操跳的好,重驗驗到老!!!



那時候總是每天上完課,然後跑去漫畫店看一下漫畫,就去練活動了。
大田寮除了甲子園我也不知道吃啥,每天都吃那幾間,噁......
然後幾乎每天均志都叫我們跳早操,然後他自己又總會忘記動作....我真的不懂......唉........

每天總是會期待一些東西,比如說哪個長良心發現,送飲料來。
阿!!幹!!還有一次,涔央問我們要不要吃宵夜,那時候好像大家都不熟,所以就都說不用不用。
偏偏我這個人就是夠麻吉,硬要搭他的腔,就說"碳烤。然後大杯豆漿"
幹,結果她真的買來了,而且超好吃!!
還有每次要放屁時,總是會快點衝去人家面前放,還是大家坐在地下討論時放,那種噴發的快感...................
還有每次要陰均志的時候。

每天每天都在司令台上演......

-------

幹,打到這裡好累喔,明天繼續!!
最後來個隊呼吧!!

第七小隊~鳳凰隊~
冬粉!!玉米!!黑輪!!螃蟹!!
第一名是我們的,YA~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想飛的豬

jazzs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